01.jpg

 

 

人生的最後一次購物,是由別人幫你決定的。

這是這部電影裡,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

 

是的。如果人生的最後是這樣的話,那麼這一生又有啥好爭的?又有啥好不滿的?回頭檢視自己的一生,到底是怎樣的一副光景?到底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一個充滿自信心的大提琴手,要怎樣接受自己原來是沒有天份的?要怎樣讓心境轉變成禮儀師?要怎樣接受本來是拉大提琴的一雙手,變成是擦大體入殮的手?本木雅弘演的很好。看得到他的不適應;絕望;掙扎;最後找到這生命中最大的使命,並且坦然接受這使命──讓往生者,美美的,踏上人生的另一個旅程。

 

但是,"納棺師",畢竟不是一份平常(普通)的工作,不僅僅是朋友親人很難接受,甚至,自己都很難接受吧?第一次的工作,就是處理死亡超過兩週的老婆婆,那個沾染到身上的味道,讓大悟在錢湯把自己從頭到腳洗了一次又一次;摸了冰冷的屍體後,對人的體溫產生的莫名的的貪婪和需求,本木雅弘把那份掙扎和脆弱演的很好;每一個念頭的轉折,都很令人玩味,有的時候甚至會忍不住"噗嗤"地笑了出來,可是真的很好,很真實。

 

人是多複雜的動物?複雜到,沒人敢說自己"完全"了解自己。記得很久以前上過一個課程,課程的一開始就說:「我們買的所有的電器用品,都有一本說明書,但是,人這樣複雜的感情動物,上帝竟然忘記給我們每個人附上一本用說明,好敎我們如何使用自己。」

 

但是也因為這樣,身為一個"人",才會在生命的轉折處,感受到生命所給予我們的驚奇(有的時候或許是"驚嚇")

 

看送行者時,我的腦海裡一直浮現十多年前,10月的某個凌晨,我被電話吵醒,電話裡的人叫我去第二殯儀館,因為我的爸爸將被送到那裡去。

 

半夜三點的電話,很不真實,所以我倒頭又睡著了,因為,我認為那一定是夢!一個小時後,當電話再度響起時,我才比較有實感………….我的父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開我們,另組家庭了。其間雖然有見過面,但是總是隔著一層的感覺……….。那個小時候會把我扛在肩膀上的爸爸………..很陌生。

 

一直以為我會怕去那個充滿屍體的地方。

 

整面牆被弄成像個櫃子,一格一格的,每格都有個像紗窗一樣的東西蓋著,通風也方便讓家屬看到往生的親人吧。

 

凌晨5點,天還沒亮,我到了停屍間。第一次走進去,而且只有我一個人。一個女生,雖說,我是去見我的親人,但是旁邊躺滿了蓋著壽衣的其他,而我,只在心裡講了句:「打擾了。」就直直走進去蹲下來看著被放在最下層的爸爸。沒有恐懼。

 

那是多久前?十多年了吧?

 

看著送行者,看著他送走一個又一個的旅人,真的覺得生命就是這樣吧?有人上車,也有人下車,如果你的親人先下了車,也請不要悲傷,因為他只是比你早到終點而已;也許他會搭上下一班車,去到另一個你不方便連絡他的地方,如此而已。雖然我們仍會悲傷。

 

生命很短,請多珍惜彼此相聚的時光……………..

p.s.

忘了補充,配楽也很棒!棒到我開始想給小宇去學大提琴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makiHiroshi 的頭像
TmakiHiroshi

玉木宏 的交響樂

TmakiHir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