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很久都等不到的玉木宏;等了很久才等到的電影───KIDS超感應
(還是對這個片名有意見,到底是感應到什麼啊?誰感應到誰啊?)昨天,終於等到它上映了。


 
再次發現,看電影前,真的不能看原著;不要了解它太多;不要看花絮。因為在看的時候,腦子裡的雜訊太多,反而降低了對電影本身的感動。因為完全知道故事的走向,感動度大大的降低。
 
因為電影還在上映,所以我不爆雷,只就我個人的感覺說一說。
 
先說演員好了,玉木宏 & 小池徹平 & 栗山千明,演的都滿稱職的。那種電影裡所要表現的“透明感”的朝戶,他完全有讓觀眾感受到;タケオ的“狂野”,像受傷的野獸的困鬬,我們也感受到了;志穗有傷疤前和沒傷疤後的轉變,也演的很人性。演員的部分,對我來說還算OK。
 
但是說到劇情,我實在忍不住要嘆息。也許是受電影只有短短兩小時不到的限制吧?很多地方都讓我感到不到位!一開始タケオ打架的場景,拍的(也許是剪接)不太有真實感;電影一開始想交代3個人在電影裡的腳色和位置,卻因為剪輯的方式,讓感覺變的片段而破碎。而確實如某週刊記者寫的,對朝戶的超能力,正值愛發問的小學生的年齡的小孩,怎麼可能除了讚嘆而沒有疑問?而狂野壓抑心中感情的タケオ突然跑去整理荒廢的遊樂園不是不可以,但是凡事總有誘因啊!這件事的誘因是什麼?
 
劇情交代不清,讓我有點遺憾。但是最後車禍那一幕,才是讓我大笑不已的原因。那樣的陸橋,電影交代的車速,實在很難想像會發生那樣“重大”的車禍;導演想要表現出氣勢,所以安排了“空拍”車禍現場的鏡頭,結果卻讓整個畫面變的可信度更低!慢動作也就算了,雖然很多時候電影裡的慢動作鏡頭,會讓觀眾有一種壓迫感,而顯現出它的氣勢,但是這部電影實在是沒有!而且因為是空拍的關係,反而讓觀眾看到每部車的距離都隔得太遠,實在很難想像後來出現的汽車翻覆而媽媽被壓再車內無法爬出來的真實感,因為車子會翻覆,除了撞擊應該就是車速太快,轉彎的緊急煞車。因為那個不緊密的空拍,最後讓人產生了這樣的疑問。
 
至於朝戶把腿傷轉給タケオ,結果本來朝戶還能走的,到了タケオ身上卻變成像癱瘓一樣只能拖行,我的解釋是“タケオ的耐痛能力比較差"。不然還能怎樣解釋呢?
 
壓在車內的媽媽哭求大家救出她手上的小孩,應該很感人!但是當小孩被救出後,應該趕快去就那兩個滿身是傷躺在橋上的朝戶&タケオ吧?結果所有的人都圍上去看那個孩子;連後來出現的擔架,都跳過這兩個傷者是怎麼回事?
 
最後的最後,當汽車開始漏油時,竟然出現了完全沒有消防知識的滅火方式,讓我和身邊的朋友忍不住笑了起來。小學生都知道吧?油水不相容,用水滅因為汽油引起的火災,祇會讓火勢更蔓延而已吧??製作群如果沒有常識,也該做一下功課!這一幕,讓我隊這個工作團隊的嚴謹態度出現了很大的疑問!
 
編劇我比較沒有意見,畢竟它已經盡量跟原著貼近了。原著寫的是11歲小孩的故事,改編成成人的故事後,畢竟會和原著有出入,我沒看過劇本,無從評論。
 
 
最後的最後,我覺得是台灣這邊犯的最大的錯誤。
 
電影有一幕出現朝戶的媽媽寫信的畫面,收件人是"小野麻人"。一看到這個名字時我愣了一下,“小野麻人”是?到底是朝戶的媽媽在寫信給朝戶?還是她在看朝戶的信?根據後來的劇情,應該是朝戶的媽媽在寫信給朝戶,所以朝戶才會去看她。
 
那麼問題來了,“小野朝戶” & "小野麻人"是什麼關係?答案很簡單
 
小野朝戶”="小野麻人“
 
因為音譯的錯誤,造成觀眾看戲在某個環節上出現了莫名的錯愕。日文的アサト,有很多漢字的寫法,也許當初翻譯的人只是選了其中一個寫法,但是,後來出現了”麻人”這個名字,翻譯的人卻沒有發現,實在是個很大的錯誤。祇能顯現出翻譯人員或是校稿人員的不嚴謹而已。
 
整體來說,這部電影不是難看,但是小問題滿多的,加上電影公司當初下的標語”閉上眼睛就想起你 張開眼睛就看到你 ”還提到”現在只想愛你”……….整個和電影有種文不對題的感覺。
 
演員真的演的很好!我要再次強調這一點!導演浪費了演員,是我覺得最遺憾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makiHiroshi 的頭像
TmakiHiroshi

玉木宏 的交響樂

TmakiHiro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